首頁 > 專欄 > 正文

進擊的環境商界女性

時間: 2021-03-09 09:13

來源: E20綠谷工作室

作者: 全新麗

三八婦女節,這篇文章的主角是在環境產業裏乘風破浪的綠色木蘭們,她們中有企業家也有成為頂層決策者的職業經理人。那麼,她們這個羣體有多大?她們在領導環境企業方面有什麼特點?她們對產業發展有怎樣的影響力?

1615251796496961.jpg

做自己的女王,不卑不亢、不慌不忙願你成為自己的太陽,無需憑藉誰的光

處於領導者地位的環境商界女性有多少

一位企業家,如果同時是個男人,除非他出席婦女大會,否則在其他任何時候,都無需強調他是一位“男企業家”。但如果恰巧是個女人,那麼,“女企業家”四個字通常才是對她完整的介紹。這就跟換屆選舉時,女政治家名字後都有個括號女一樣。環境領域女企業家、女老闆、女老總的稱呼,特別的指稱帶着一層不言自明的意味。

2007年4月20日,行業裏召開過一次中國城鎮供水排水協會排水專業委員會女工程師大會。會有男工程師大會嗎?有,那樣的大會叫“工程師大會”。還有各種各樣的論壇、會議,台上的女性不超過十分之一二。

日常印象和實際相符,我統計了環境領域知名企業的女性領導者,共43位,這些企業基本都屬於E20環境產業圈層,圈層目前知名企業有300多家。

下面照片中的七位是最近兩年曾來E20論壇演講的女企業家:

1615251929507443.jpg

左起:金鐸(瀚藍環境副董事長、總裁)2020年12月(第十四屆)固廢戰略論壇陳黎媛(中環潔總經理)2020年12月(第十四屆)固廢戰略論壇趙鳳秋(潔綠環境董事長)2020年12月(第十四屆)固廢戰略論

1615251969647027.jpg

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分別為:謝軍英(坤奕環境董事長)2020年9月(第十二屆)上海水業熱點論壇李松珊(節能國禎監事會主席)2020年6月(第十八屆)水業戰略論壇樊雪蓮(萬朗集團董事長)2019年8月(第十一屆)上海水業熱點論壇劉淑傑(清研環境董事長、總經理)2019年3月(第十七屆)水業戰略論壇

“我們是大自然多姿多彩的鮮花”

除了那次女工程師大會,我沒有參加過太多以女性為主體的行業活動。但那次活動給我留下了一些印象。

説是女工程師大會,但是也有不少商界女性參加,有北京賽恩斯特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吳紅梅(吳女士是位連續創業者,後來又創立賽諾水務)、百氏源公司總經理李宏等。

那次活動給我們的通稿裏有這麼一段,“我們是半邊天噴薄的朝霞,我們是大自然多姿多彩的鮮花。世界因為有了我們才美麗,大地因為有了我們才有生機;太陽因為有了我們才燦爛,月亮因為有了我們才温暖。女性之光閃耀堅韌與奮發,時代的洪流記載巾幗勇於奉獻的精華。”以及“在晚上的聯誼會上,女工程師們歡聚一堂,共敍友情。用歡歌笑語展現對生活的熱愛!”

我覺得寫得非常好,但我也無法想象在一個以男性為主的工作會議上,通稿裏會強調他們多麼健美多麼孔武有力。

從一些女企業家協會活動等方面的新聞稿中,我們也常常會看到統一着裝、統一妝容,鶯鶯燕燕的美麗場面。在E20的多個論壇上,我們看到女企業家們的外在形象也是賞心悦目。

所以,就連女性自身的潛意識中都認為,無論是不是企業家,女性理應肩負着更多點綴世界的責任,她們更加註重細節和審美,注重女性特質,“我們是半邊天噴薄的朝霞,我們是大自然多姿多彩的鮮花。”從最近幾年的趨勢看,她們的着裝也在趨向黑、白、灰。

環境產業裏的男企業家們,從來不需要證明自己的“男子氣概”,他們只需追求商業成就。而對於大多數女企業家來説,除了需要像男人一樣證明自己是個合格的企業家之外,還必須證明:其實自己做女人也很拿手。這大概就是在商業叢林中塑造和被塑造的“第二性”。

還好,男性也在進步,大多數男士不再以不修邊幅為個人特色。這些也可以從E20歷年論壇上看出端倪。他們的服裝雖然變化不大,但他們開始意識到在這樣正式的場合也要遵從這裏的dress code,也開始關注細節和審美。

有不止一位受邀出席的男企業家曾問我:E20論壇對服裝有要求嗎?穿西裝要打領帶嗎?我會發一張傅老師發言照片以及一位穿西裝發言者的照片給他們,請他們參考。去年戰略論壇前夕,薛總在羣裏發了條消息“戰袍終於還是穿上了。”他要穿上他那套平時不穿的中山裝站到論壇的舞台上,修身的衣服還能穿上説明身材管理不錯,必須要暗搓搓地秀一下。從這個角度看,男女又都一樣。

但我觀察到的女性環境商業領袖大部分的確更在意形象,個個都是“百變嬌娃”,可能也因為她們需要具備比男性同行更強大的角色力,以此在創業者、管理者、妻子、母親、女兒等等角色之間進行切換。

她在家裏是太太、女兒、母親,又是公司經營者,是員工領導,是環境某個細分領域的技術專家或者是管理專家,她還是別人的同學、朋友。不同的角色需要她採取不同的“表演方式”,而女性更傾向於外在形象要符合她當下的角色。

如果只看工作那一面,我們也能看到環境女企業家羣體自身在分化成兩類:一類是凸顯自己的強勢和鐵腕作風,強調自己作為企業家的一面;一類是極其善於示弱,凸顯自己的女性特點。總體上來説,後者比前者更容易達到自己的目的,也更受歡迎。不過,當有人提醒撒切爾夫人所推行的新政策會讓人們不喜歡她時,她這樣回答:“我不需要人們的喜歡,我需要贏得他們的尊重。”

“八千里路雲和月”

2020年12月25日,是瀚藍環境上市20週年紀念日,當晚有個音樂活動,主題是“八千里路雲和月”,致敬環保同行者。

瀚藍環境總裁金鐸在白天紀念日活動上做的《心之所向,無問西東》的主題發言,其實也很貼切這個主題。在瀚藍環境公眾號上看完她的發言,更覺得這是女企業家帶給行業的光。她提到的長期主義、成長主義、行動主義、人文主義、利他主義,充滿了鼓舞人心的力量。這些應該是所有環境企業都應該適用的法則啊。

有投行人士(男)認為,環境產業已經到了下半場,“上半場的環保企業老闆有激情,有情懷,但還不成熟呀”。他顯然沒有注意到上半場裏的女企業家們。金鐸就是一位代表人物。

為什麼長期主義重要呢?金鐸説,“發展的歷程中,總會遇到許多艱難的抉擇,碰到偽裝成機會的誘惑,短期利益和長遠發展的矛盾時而呈現。需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淡定從容,做正確的選擇、做有價值和利於長期競爭力的事情。”

如果不考慮長遠價值,確實很容易被眼前的利益驅動。在2017年之前高股價的時候,不少估值很高的公司沒有賣股票去佈局環保行業細分領域的新技術,而是在泡沫時代簽帶回購協議的定增融資去投PPP,2018年以後環保股迴歸低價格階段,反而喪失了控制權。

當然這一批PPP風潮裏跌跤的企業家裏也有一位女性企業家獨領風騷,技壓羣雄,但總體上男性還是人多勢眾。

不考慮長期主義,而謀求非常規成長的企業中,必然有這樣一種人:他們紮根企業內部或者本身就是老闆,手握決策資源,有強烈的成名成功欲,狼性十足,賭性極強。在眾人看來,他們是摧枯拉朽的企業領袖,但是如果把時間軸放大到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來看,他們反而是企業健康發展的“殺手”。從環境產業二三十年的發展來看,環境產業尤其不喜歡急不可耐的人。而那些顧前不顧後的人,很少是女性。

女企業家們不會為了前端或者枱面,捨棄後端的系統建設和整體價值鏈打造。因為她們知道,“八千里路雲和月”,你得看遠一點,一劍封喉、驚天逆轉這樣的事不太可能發生在環境產業。

“重視非經濟收益”

女性創業於男性創業的動機基本相同,都希望獲得經濟獨立和全局掌控力。但是,女性創業者除了追求經濟收益外,還非常重視企業的非經濟收益,包括幫助他人、提升服務質量、建立社會聲譽、發展個人能力、獲取員工信任度等。

環境領域的女性領導也有這方面的特徵,她們更重視企業文化建設,重視公益,重視人。

金鐸領導下的瀚藍環境,在文化、社會責任方面一直是行業裏的佼佼者。我曾聽到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的負責人説: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我們都是學習瀚藍。金鐸率領團隊把公司打造成“城市好管家、行業好典範、社區好鄰居”的 “三好”企業,並提倡“生態即生活”。

中環潔總經理陳黎媛,也是大連新天地環境清潔有限公司的創始人。新天地被中環潔收購後,她同時成為中環潔總經理。在大連時,她就在推進環衞市場化的同時,關注環衞工人的權益,率先同保險公司合作,為環衞工人定製並交納保險。

中環潔現在堅持“環境就是民生與未來,致力於成為美好生活的創造者與守護者,為從業者提供勞動的尊嚴和體面的生活,成為政府放心、百姓滿意的合作伙伴。”這也是陳黎媛推動、塑造的文化特徵。

而且女性領導之下的環境企業,員工穩定性更好,這也是一個事實。

“情緒穩定、充滿自信”

這一點與通常認識有所不同。針對女性的偏見認為女性情感豐富,從而比較情緒化,但根據我對環境商界女性的觀察,她們不是那麼容易暴跳如雷、呼吸急促、急赤白臉,反而是更充分地發揮出女性行為風格中獨有的柔韌度。

在日常工作中,她們性格脾氣各不相同,但其實,能坐到一定決策者位置上的女性,風骨都差不多。

我曾目睹一位女企業家不疾不徐、語氣平靜地指出員工工作中的不足,也曾看到女企業家在與合作伙伴溝通時,有針對性地指出對方提供服務的缺陷,她們面帶微笑,心平氣和,但每一句話都像利刃一樣戳中要害。

這種情緒上的穩定,能讓對方更好地注意她在説什麼,而不是受其情緒影響猜測“她是不是對我有意見”,從而讓雙方都把注意力放在工作本身。

而且我觀察到的環境商界女性領袖不那麼好為人師。

有一些人,如果幸運地走上了比較牛的道路,就不禁意氣風發起來,覺得自己的經驗教訓簡直已經是葵花寶典,豈可埋沒在一家公司裏,必須放之四海而皆準,因此凡事都忍不住侃侃而談,指點一二。

“別人一定是想向我學點什麼”“我一定能傳授給別人點什麼”,不得不同意楊笠的觀點,男人更容易有這樣的心態。但我覺得也未必是由於更自信,有時反而是因為不自信。這樣子的男企業家看起來挺可愛的,但説白了還是對自己的商人身份不自信,特別想要向誰證明自己是一個比自己更好的自己。

女企業家們就自信多了,她們在創業、攀登高位的過程中,已經充分向自己、向社會證明了自我。作為人來説,免於證明自己的自由是很重要的。環境商界女性在艱難攀爬的過程中,比較早地給了自己這樣的自由。

那種發自內心尊重自己、尊重他人,並且很有自信的人,有種會發光的氣場,這是我們對環境商界女性有好感的原因。這些在各自領域做出一番事業的女性,特別美,這些感覺不僅來自外表,這是精神層面的獨立和自由給她們帶來的從容和優雅。

“從這張表裏你能看到什麼?”

1615252128583541.png

(資料整理:本文作者及E20對外合作中心 注1:中環潔由中信產業基金搭建,是有央企背景的企業)

這張表裏有一個隱藏數據是出生年份,因為有十七人的出生年份未知,所以就未列出來。

出生年份公開的二十六人當中,一位出生於50年代,十四位出生於60年代,八位出生於70年代,兩位出生於80年代,一位出生於90年代。

即使看這不完整的數據,結合企業創始年份,也能發現六七十年代出生的環境商界女性都是在三十到四十歲之間開始創業,或者走上高層領導崗位。而現在正在盛年的80後女性開始承擔企業領袖角色的並不多。表裏兩位80後,其中一位是二代接班。

這或許是因為當前的創業環境,反而不如十幾年前對女性更友好?

又或許因為環境產業是個新興又長情的產業。

新興是説創立超過20週年的企業都不多見,到現在為止,經歷過一輪傳承的環境企業(不管是傳給家族內還是家族外)屈指可數;長情是説它更新淘汰的速度比別的行業比如互聯網、IT行業要慢一些,45歲在這個行業裏還不用擔心會被“退休”,而80後看起來還太“嫩”。一位90後的出現豐富了年齡層,目前還是一枝獨放。

在這個表中,有十三位職業經理人,她們所在的企業有國企、民企,也有少數外企。還有三十一位企業家,有幾個因為自己的企業被收購,身份有所轉換,但她們都達成了白手起家創立自己事業的成就。

這個表中商界女性的事業觸角抵達環境領域的方方面面,當然總體來説還是以水和固廢行業為主。就企業性質來説,有33個民企,7個國企和2個外企。另外,中環潔由中信產業基金搭建,是有央企背景的企業,未列入民企或國企。

從地域來看,北京堪稱環境產業女性創業熱土,有十五位工作地點在這裏。其餘的:深圳五位、上海五位、合肥兩位、長沙兩位,廣州、佛山、鄭州、蘇州、天津、濟南、福州、杭州、江陰、柳州、石獅、石家莊、淄博、東莞各一位,則又表明什麼樣的土壤都有可能開出花兒來。

在這些對環境產業心懷情感的商界女性身上,那些女性標籤與符號,終究會被遺忘。從職業性質而言,環境產業裏,頂尖男性與頂尖女性除了對事情思考的角度有所差別外,他們對行業的驅動並沒有明顯差異,更不會有高下之分。

中國環境產業的20年發展,是一個真正的歷史時刻,是時代級的事情,在這期間和以後,女性的力量不應該被輕視。

本篇為環境商界女性系列第一篇文章,觀點僅為一家之言,文中不當之處還請各位女企業家、男企業家海涵,名單也許也不完全,也請各位讀者在評論中補充。綠谷接下來會對代表性人物進行專訪,敬請關注。

編輯:陳偉浩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人蔘與 | 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ll.sikongwang.link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